相关阅读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政策解读 -> 正文

《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解读②

发布时间:2018-01-27 21:58:42浏览次数:230栏目:政策解读信息来源:山东省经信委
《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解读②
构筑全方位动能转换大格局


  1月12日,经国务院批复同意,国家发改委正式印发《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一个全新的区域发展概念应运而生。根据《方案》,试验区将加快提升济南、青岛、烟台核心地位,以其他14个设区市国家和省级经济技术开发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以及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等特定区域为补充,形成三核引领、区域融合互动的动能转换总体格局。

  在全球经济发展步入要素分工的新阶段,作为一种“战略调适”,山东迫切需要探索新旧动能转换模式,通过新生产要素在区域间的优化配置,重塑全省发展布局,最终实现整体竞争力的提升。

  为什么选择 “三核引领”?

  有什么样的格局,就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从空间发展的格局来看,试验区以“三核引领、区域融合互动”为总体格局,即核心带动、多点突破、全域协同。

  省委党校经济学部副主任丁兆庆认为,《方案》将三个城市定为核心发展区,以城市群的方式进行核心引领具有新意。他拿出一组数据:2016年,青岛成为山东首个GDP突破万亿的城市,经济发展再上新台阶;烟台跻身省内第二,全国排名第20位;省会济南紧随其后,GDP总量为6536.12亿元,同比增长8%。

  “济南、青岛、烟台三市位居我省17市经济总量前三强,三市的发展状况及发展质量,对于全省发展和新旧动能转换具有决定性意义。”丁兆庆告诉记者,在全省版图上,三市还构成了“大三角格局”,既有利于发挥各自优势,辐射带动周边发展,又能在全省层面互为支撑,融合互动,加快形成山东竞争新优势。

  同时,“济青烟”区域内又聚集了山东大学、中国海洋大学、中国石油大学、青岛海洋国家实验室、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等一大批高层次的大学和科研单位。在工业方面,拥有浪潮、重汽、海尔、中车四方、中集来福士、万华等龙头企业。

  “如果通过试验区这条纽带,将三个城市的优势资源整合起来,无疑对山东省的整体发展将是一个极大的推动。”丁兆庆表示。

  一直以来,区域经济的崛起是一个地区走向富强的重要标志。目前,除了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等国家级区域战略外,其他地方也已从单个城市的发展转向区域整体发展战略。这其中,长株潭无疑是全国城市群建设的先行者之一。

  比较早,长沙、株洲、湘潭三市就通过项目推动经济一体化。例如,航空产业是株洲的传统优势产业,长沙龙头装备制造企业山河智能就充分利用株洲在这方面的人才和技术优势,将集团旗下航空产业布局在株洲。而作为湖南省的老工业城市,湘潭在智能制造尤其是自动控制和系统集成方面优势突出,引得长沙制造龙头企业蓝思科技在湘潭投资30亿元,建设高端消费电子防护屏新生产基地。

  如今,通过城市之间产业协作、资源共享,不仅促进了三市经济的共同崛起,更是带动湖南经济的发展,长株潭上升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长株潭衡成为“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群。

  “应该说,从中央到地方都更加重视区域合作,‘三核引领’的发展思路也是自始至终比较明确的。2017年4月,李克强总理视察山东,提出建设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战略构想时,就强调要发挥济南、青岛、烟台的重要作用。”省发改委一位参与《方案》起草的同志透露,随后,我省还将出台实施意见、实施规划以及一揽子操作方面的具体政策,在融合发展上努力实现更大突破。

  区域之间怎么融合互动?

  串珠为链,才能集聚优势;握指成拳,才能发挥合力。

  在以济南、青岛、烟台为新旧动能转换主引擎的同时,试验区建设也给其他14个市预留了发展空间。《方案》明确,将14市的特定区域作为补充,打造若干经济增长点,带动区域协同发展。

  “从试验区总体格局来看,其他14市的特定区域和‘三核’是并列关系。”省发改委规划处负责人强调,3个核心区和14个市的特定区域,共同构成试验区的核心范围,既有分工,又有合作,有利于挖掘整体效益,促进区域平衡充分发展。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体现了试验区建设的又一重要原则——区域融合互动。丁兆庆说:“我省区域发展不平衡明显,东西部发展水平和发展质量差距较大。因此,优化区域发展布局、实现区域协调发展是我省在新旧动能转换中必须破解的难题。”

  在不少人印象中,山东东部沿海较鲁中、鲁西北和鲁南经济发达,沿海城市较内陆城市先进,方言文化风俗等方面也存在不同。其实,区域协调发展一直是我省的着力点之一,从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到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从省会城市群经济圈到鲁南经济带,山东一直在优化协调发展布局。

  而国内外经验也表明,区域竞争力的提高,更依赖城市群在有序竞争中的合作。为此,《方案》提出,要推进资源要素统筹配置、优势产业统筹培育、基础设施统筹建设、生态环境统筹治理,促进全省协调联动发展,健全产业合作利益分享机制,提高园区、企业、项目配套协作水平,实现产业有序转移和优化布局,提升经济发展一体化水平。

  “以化工产业为例,虽然山东具备良好的产业基础,但地炼企业小而散,经济效益低,布局不尽合理,区域间竞争大于合作,环境污染和风险十分突出。”这位负责人坦言,山东化工产业布局与南方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在经历“遍地点火”的时期后,化工企业进园区已成为产业规律。去年8月,记者曾赴江苏采访,他们的规划是:从2016年起的15年内,将化工产业由沿长江两岸分散布局,向苏北世界级临海石化基地集中转移。

  而利用“市场化”措施推动兼并重组,是这里的一个看点。例如在税收地方留存和土地增值收益等方面,实行地方共享政策。江苏省发改委干部陈海峰说:“当前化工产业仍是能带来巨大效益的产业,地方政府不希望转走,利益共享破除了这个障碍。”

  据了解,未来,我省试验区内将创新区域协同发展机制,集成力量把优势领域做大做强,形成错位发展格局,变同质化竞争为产业分工协作,形成区域融合互动新格局。

  

  管理体制机制如何创新?

  风物长宜放眼量。

  多年以来,东中西部的概念,成为外界论及山东区域发展三大板块(梯队)格局的普遍看法。但近年来,随着高速铁路、互联网等基础设施的发展,山东的经济地理格局已发生了很大变化。

  也正因此,《方案》此次拿出三个城市,其中两个副省级和1个地市级行政区组成三个核心,其它14市的国家和省级开发区等特定区域作为补充,坚持空间布局与功能布局相统一,梯次扩散与节点辐射相结合,全面推进与集中集约相协调。

  山东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张志元分析,通过这样的布局和功能重构,来改变之前鲁西北等地区仅仅作为产业梯度转移的被动接受者、发展上的跟随者的现状。同时,这些地区能够跳出原来的区域局限和路径依赖,放开手脚,集中力量,走差异化、特色化发展路径。

  “我省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属于跨行政区的、既有协作又有竞争的经济区域,具有自身特色和优势。”省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高福一认为,从山东情况看,既具备南方省份领先发展的基础和优势,也面临北方省份转型发展的风险和困惑,要实现走在前列,需要更大的动力,管理机制、体制的创新和建立显得更为迫切。

  山东社科院院长张述存则表示:“纵观现在全国的新旧动能转换,窄口径的转换只是个经济问题,而宽口径的转换必须涉及体制、机制问题了。”

  《方案》显然注意到了这一问题,注重发挥优势要素聚集和制度创新扩展双向作用,在规划十个产业发展中,还将医养健康这一关乎民生的产业作为新旧动能转换的内容予以纳入。

  这仅仅是第一步。如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特别是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和发展民营经济,发扬企业家精神,也是《方案》当中的重点内容。